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 家畜养殖 > 正文

说话的艺术:发现漏洞,及时出手!


说话的艺术:发现漏洞,及时出手!

【案例分析】抵巇:重修宇内,再造乾坤“抵”有二义,一作“扺”,音(zh),《说文解字》云“扺,侧击也”。 当取“击打”之意。 二作“坻”,清末民初的湖湘名宿尹桐阳在为《鬼谷子》作注时,曾引汉代文学家贾谊所撰之诗云“《鹏鸟赋》曰‘乘流则逝兮,得坻则止。

’‘坻’字当同‘抵’,堵塞之谓。 ”巇,音(xì),就是缝隙。 这样一来,“抵巇”二字便具备双重含义,既有击打缝隙之意(即利用矛盾,瓦解敌人),又有弥合缝隙之意(即化解矛盾,调和鼎鼐)。 纵观历史,枚乘可以看作前者的楷模,而陈轸可以当作后者的典范。

景帝即位之后,御史大夫晁错进言削藩。 吴王心怀不忿,因而与六国谋反,以清君侧为名,率兵西进,直指长安。

景帝听说这件事,就杀死晁错,向诸侯道歉,意图拖延时间以整兵备战。 这个时候,枚乘再次规劝吴王悬崖勒马,对其晓以利害道:“从前,秦国在西边平定胡、戎之乱,北边守备榆中之关,南边驻防羌、笮之塞,东边对抗六国联兵。

六国凭借魏无忌的威望,采用武安君的‘合纵’,重用荆轲般的勇士,同心协力,抵御秦军。

然而秦国终于踏平六国,吞并天下,这是什么原因呢?因为秦与六国地利不同、百姓多寡不等。 现在汉朝占据着原来秦国的全部土地,统领着像原来六国那样多的兵众,修恩义以安抚戎狄,施恩惠以同化异族,汉朝与秦国相比,土地是它的十倍,臣民是它的百倍,这一切您是知道的。 ”(《六臣注文选》原文:枚乘复说吴王曰:昔者,秦西举胡戎之难,北备榆中之关,南距羌筰之塞,东当六国之从。 六国乘信陵之籍,明苏秦之约,厉荆轲之威,并力一心以备秦。

然秦卒禽六国,灭其社稷,而并天下,是何也?则地利不同,而民轻重不等也。 今汉据全秦之地,兼六国之众,修戎狄之义,而南朝羌筰,此其与秦,地相什而民相百,大王之所明知也。

)经过必要的铺陈之后,枚乘开始发动“抵巇”之术,抵吴王与左右近臣之“巇”,陈明造反之举既无出路,也无必要:“现在您身边的小人为了一时的荣禄,就阿谀奉承,为您策划侥幸行险的计谋,丝毫不顾大汉政府的恩深雨露,也不估量己方民力的多寡、国土的大小,这将给吴国带来灾难,我为此彻夜难眠。

吴国的兵众若与汉朝相抗,就像以蝇、蚊催击牛背,如同用腐肉抵挡利剑,两军刚一交锋,吴军便会落花流水。 由是可见,造反之举实在是荒谬绝伦。 况且,时下也并无非反不可的必要。 因为天子听说吴国率领那些被削夺封地而失去常职的诸侯,要求恢复先帝的遗约后,就亲自诛杀了晁错,对以前的过错表示道歉。

这样一来,大王您就已经播名四海,功盖汤武。

再说,吴国虽为诸侯,富贵却胜于天子,又处在僻静的东海,居住的环境远远超过京师。

汉朝并有二十四郡、十七诸侯,郡国贡赋一起输入汉朝的国库,车载而行,千里不绝,(即便如此)其中的奇珍异宝还比不过您的束山之府。

他们运送粟米西入长安,车辆充塞道路,舟船挤满江河,(即便如此)所运之粮也赶不上您的海陵之仓。 他们修整上林,杂以离宫,积聚游乐,圈守百兽,(即便如此)也远不如您的长洲之苑。

他们所游乐的曲台殿,虽有宽敞大路,却还不如您的潮汐之池。

他们所建筑的城堡,虽然坚固厚实,也不如您的江淮天险。

这是我为大王您感到高兴的地方。

现在大王您马上撤回军队,还可以有五分的希望免于灾祸,永享富贵,福泽子孙。 ”(《六臣注文选》原文:夫举吴兵以訾于汉,璧犹蝇蚋之附群牛,腐肉之齿利剑,锋接必无事矣。 天子闻吴率失职诸侯,愿责先帝之遗约,今汉亲诛其三公,以谢前过,是大王之威加于天下,而功越于汤、武也。

夫吴有诸侯之位,而实富于天子;有隐匿之名,而居过于中国。

夫汉并二十四郡,十七诸侯,方输错出,运行数千里不绝于道,其珍怪不如东山之府。

转粟西乡,陆行不绝,水行满河,不如海陵之仓。 修治上林,杂以离宫,积聚玩好,圈守禽兽,不如长洲之苑。 游曲台,临上路,不如朝夕之池。 深壁高垒,副以关城,不如江淮之险。

此臣之所为大王乐也。 今大王还兵疾归,尚得十半。 )接着,枚乘又开始抵吴国与鲁、梁、胶束、胶西、淮南等国之“巇”,大造虎狼环伺之势,令刘濞倍感“八公山上,草木皆兵”:“否则,您若一意孤行,让汉朝知道吴国有吞并天下之心,定会勃然大怒,派羽林水军顺江而下,袭击大王的都城;命令鲁国进入束海,断绝吴国的粮饷供应;命令梁王修缮战车,训练弩兵,囤积粮食,坚守城池,保护荣阳,直到吴国士兵饥饿疲乏。 到那时,您再想返回封邑,也不可能了。 现在的形势是:淮南三国恪守天子的誓约而不敢背叛,齐王刎颈自杀以毁灭谋反的形迹,胶东、胶西等四国高高挂起,作壁上观,赵王则被囚禁于邯郸,寸步难行。 而大王您呢?已距本国千里之遥,而被十里屯兵所控制。

张羽、韩安国率兵驻防于您的北部,弓高侯韩颓当领兵阻断您的粮道,吴兵注定不能攻下梁国的城堡,士卒也感到疲累不堪,我暗自为此伤心郁闷。 希望大王您反覆考虑。 ”(《六臣注文选》原文:不然,汉知吴之有吞天下之心也,赫然加怒,遣羽林黄头循江而下,龚大王之都;鲁东海绝吴之饷道;梁王饬车骑,习战射,积粟固守,以备荥阳,待吴之饥。

大王虽欲反都,亦不得已。 夫三淮南之计不负其约,齐王杀身以灭其迹,四国不得出兵其郡,赵囚邯郸,此不可掩,亦已明矣。 大王已去千里之国,而制于十里之内矣。 张、韩将此地,弓高宿左右,兵不得下壁,军不得太息,臣窃哀之。 愿大王孰察焉。

)及其下书之日,吴越咸知,上下离心。 当然,“抵巇”之用,不仅仅在于对敌人分化瓦解,也可以用来“化合天下,止息干戈”。 《战国策-卷八》中“陈轸说齐闵王”是一个很好的案例。

版权所有 养殖赚钱
技术支持:www.452804.com养殖赚钱

友情链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