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 家畜养殖 > 正文

280多年树龄的老榆树老香坊的年轮(图)


280多年树龄的老榆树老香坊的年轮(图)

    公园里的赵尚志雕塑  写在前面:  老哈尔滨的故事说也说不完,从老道外到老香坊,我们探寻的脚步一直没有停歇。

它历史浮沉,它浓重的底色都有待于我们去挖掘、去寻觅。   □刘镝  多数哈尔滨人都观赏过菊花展,去过尚志公园。 去过,却不见得了解这座园林。

尚志公园原来叫香坊公园,那之前只是一片榆树林。

  我写过香坊历史体裁的小说,对香坊怀有深厚的感情,因而对这片榆树林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

五一小长假,我来到了公园,恰巧碰到一位土生土长的老人,通过他的述说,我认识了一株尚志公园里树龄高达280多岁的老榆树,与此同时我也陷入了对于历史深深的迷思中  要说清楚尚志公园的历史,要先从一片榆树林说起  1898年早春,筑路先遣队打破了香坊这座百年乡镇的沉寂,随后便砍伐榆树林,在榆树林周边打造营盘,老香坊由此分为东西两个世界。   5月下旬,哈尔滨第一个气象观测站在榆树林西端落成,观测仪器安置在榆树林里。

7月初,哈尔滨第一家银行华俄道胜银行哈尔滨分行在榆树林西侧开办,最初只是一个临时搭建的席棚。

8月1日,哈尔滨第一座教堂尼古拉教堂开始接受礼拜和祈祷,那是一幢平房,栅栏里竖起一个钟楼,顶端是东正教的十字架。   不久,罗西安洋行在榆树林西侧开业了,西阿里化妆品商店也挂出了匾额。 紧接着,秋林洋行亮出了招牌。 秋天,一所铁路小学举行了开学典礼。

  由于铁路东西主线和南线的交汇点定在南岗,筑路指挥部决定迁到南岗,在那里开辟了新市街。

据说还请来一个风水先生,把修建尼古拉大教堂的位置确定在龙脊正中,那就是文革中被拆毁的喇嘛台。   1900年那场战火之后,新市街逐渐形成了规模。 1902年,华俄道胜银行确定了新址;同年,秋林洋行迁到了现在的位置。

后来,气象观测站也迁走了。 顺便说一句,它是黑龙江省气象台的前身。   令人奇怪的是,有白毛将军之称的霍尔瓦特偏偏对这片土地情有独钟,不但把官邸选在了香坊,榆树林就被圈在庄园里。 就是在这里,霍尔瓦特密谋策划自治,建立起一个沙俄在华的国中之国。 直到1925年白毛将军府被查封,这片榆树林才彻底解除了枷锁。

  我更多了解这片榆树林,是通过一位生在香坊的老人。

  老人住在东香坊,小时候上学要斜穿榆树林,说那时树木很密集,大都两三丈高,树冠交叠在一起,几乎遮蔽了天空,树林里少有行人,白天走在里面都感觉阴森森的。 天短的时候,路过树林天还没亮,林子里静静的,呼吸声也听得到。 偶尔听到一声鸟的怪叫,寒毛都竖起来了。

  老人还说,那时树林北面很荒凉,草丛一直延伸到路边的排水沟,麇集着大群乌鸦,有时被惊动飞起来,漫天的聒噪声令人生厌。

时间长了才知道,那里是丢弃死婴的地方。   公社化运动那年,榆树林被用板杖围起来,命名为香坊人民公园,栽植了一些灌木,修建了两个凉亭。 凉亭没两年就破败不堪了,不得不改成水泥的。   老人不止一次讲过榆树林,他说三年灾害的时候,这片榆树林救过不少人的命。

别处的榆树钱都捋光了,连榆树叶也剩不下,人们就来到这片林子,攀到树上去摘榆树钱,榆树林帮这些人度过了大饥荒。

听了这些,我对榆树林的兴趣愈加浓厚,想方设法了解它的身世,可最终得到的只是近三十年的变化,先前的一切已经被岁月堙没了。   1981年,香坊区政府发动十个单位,在公园里修建了喷泉,制作出一架儿童电动飞机、三座雕塑、一套石桌石凳,设置了照明设备。 1987年,香坊区人代会通过了加快公园建设的议案,完成了八个项目。

香坊公园由此跻身于黑龙江省甲级公园行列,以举办多届彩灯会而闻名。

十年以后,为纪念赵尚志将军颠覆日军军列,在香坊公园塑造了一座赵尚志玻璃钢全身塑像。

2005年,为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,香坊公园正式更名为尚志公园。

随着赵尚志头骨及照片等珍贵文物相继发现,给赵尚志将军重新塑造了一座铜铸全身像。

  尚志公园里有几十株百年老榆,还有一株大名鼎鼎的卧榆。 这棵榆树倒在地上,部分树根和树梢扎进土里,形成一个拱形的树桥,树桥中间长出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榆树,根部和梢部长出两棵小榆树,被修剪成馒头形。   一个经常来这里的老人说,这棵榆树100多岁了。

二十多年前,一个暴风雨的夜里,它被雷电击倒,从根部折断。 看到这情形,大家都以为不行了。

园林工人没有放弃,他们将断枝修剪掉,在残断部位进行消毒,希望会出现奇迹。 过一段时间,它竟然真的起死回生了,两根树杈长出了新叶,越长越壮。

  老人说,这还没算完,十二年前刮了一场大风,这棵老榆树被劈为两半。

园林专家也说,卧榆难逃此劫了。

园林工人在四周围上栅栏,计划将它布置成巨型盆景。

可没过几天,卧榆的两个树杈又吐出绿叶。

专家感到不可思议,想不出它为什么会有如此顽强的生命力。

  这位老人八十多岁了,从建立公园就来这里晨练,百年老榆下是他晨练的地方,对这棵榆树有着深深的感情,看到它顽强活下来,觉得自己也好像年轻了不少。

  听了老人的介绍,我曾为生命的奇迹震撼,以为卧榆是榆树林年龄最大的树了。 大约一年后,我再来到这里,发现卧榆旁一棵树受到特殊的待遇,周围修上了水泥圈,树上有一个古树名木的牌子。 这是怎么回事,难道它有不同一般的经历吗?问过管理人员才知道,这棵老榆树280多岁了,这让我再次受到震撼。 原来这片榆树林比香坊还要古老。

  我再次来到卧榆旁,站在这棵近300岁高龄的老榆树前,周围的热闹景象渐渐隐去,眼前幻化出另一幅场景。

200多年来,榆树林一直在守望着这方土地,守望着生存在这里的人,从田家烧锅到老哈尔滨,再到香坊;从解放到文革,从改革开放到中国梦,它亲眼目睹了这一幕幕场景,把历史的变迁刻进了年轮。 它和这里的人一样,经历过磨难,享受着欢乐。

百年卧榆遭遇两次劫难,之所以顽强生存下来,启示这里的人要不畏艰难,永远自强不息。

如今,坐落在香坊区公滨路南侧的尚志公园,早已向市民开放了。

早晚都能看到市民休闲的身影。   。

版权所有 养殖赚钱
技术支持:www.452804.com养殖赚钱

友情链接: